逆境中成才的故事_励志故事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放牛班散文网

 相传,在明月山的对面有一座山叫老山,老山一带有妖魔呼风唤雨,以致山洪瀑发,林毁田摧,民不聊生。一天,玉皇大帝驾临,见老山混沌不开,妖雾洋溢,传山神讯问。山神道出原委,玉帝盛怒,令二郎神前去除妖。二郎神一番恶斗后驱走妖魔,只是老山之水仍到处泛滥。玉帝闻尔后,驾云至老山,见一山谷云雾缥渺,深不见底,说此处出水最好,话音刚落,诸峰的水,就纷纭汇到了这里,从山顶直泻山谷,声震如雷,长流如练。加之此处终年处于云雾的环绕之中,人们就给它取了个名字,叫云谷飞瀑。

  清朝文人江为龙有感于云谷飞瀑之奇美,写过一首《云谷飞瀑》的诗,诗中写道:“轻烟漠漠锁山腰,一道泉流玉屑飘。气壮白虹晴欲雨,瀑飞翠壁夜闻潮。长年匹练冷深谷,尽日河汉泻紫宵,伤感文章。我欲振衣千仞上,饱餐灵液涤尘嚣。”诗句形象真切地刻画了云谷飞瀑的壮美景观,特殊诗中提及的“晴欲雨”景象更是云谷飞瀑所特有。刚晴空万里,倏忽飘来多少片云,于是洒下一阵雨点。少顷雨止,天空又是一片阴沉,这种太阳雨的现象,在云谷飞瀑已是司空见惯。阳光斜照,彩虹成双,显得斑驳陆离,变更多端。

  今天,云谷飞瀑作为温汤——明月山黄金游览线上一个主要景点,正以它天然坦荡的模样成为人们的憧憬之地。

  仰山积雪

  公元1194年,一位老人途经江西去湖南讲学。当他走进袁州西南一片起伏的山峦时,被面前峭绝?**暗纳椒寰袅恕K驹谀抢铮了己芫茫叭灰鞒鲆恍惺?我行宜春野,四顾多奇山。这位白叟就是宋代大理学家朱熹。 这奇山其中就包含仰山。

  仰山座落于武功山脉的一条支脉上,间隔宜春城约40公里,因其山势“巍峨万仞,可仰不可登”而得名。这里山峦叠嶂,树木葱茏,溪流纵横,飞瀑一直。春天杜鹃花盛开,红云漫山,蔚为壮观;夏日流泉飞泻,群峰氤氲,宛若仙境;至秋季层林尽染,山野间流光溢彩,令人觉醉。而一进入冬天,微阴即雪,每当雪雾云开,海拔1034米的集云峰一带,皓雪晶莹,经久不化,构成绿野之上绮丽的雪顶,令人赏心悦目。人们把这一江南胜景称作“仰山积雪”。

  仰山的神奇优美,引得历代文人墨客络绎不绝。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韩愈,在这里写下了《祈雨告仰山神》的祭文,表白了他对仰山的敬畏。中唐名相李德裕,为它写下了《山凤凰赋》的华章,寄托着他对巍巍仰山的神往。名僧慧寂,把仰山的云蒸雾掩、古木郁苍视做天赐,在集云峰下抉择了佳峰怀抱、形似莲花的宽阔谷地,兴修起太平兴国寺,创建了后来被称为中国禅宗五派之一的沩仰宗。到了宋代,诗家词人更是纷纷访问。“江西诗派”的开山祖师、大书法家黄庭坚,在游历仰山神庙之后,写下了《赠仰山简老太师》的诗句:“简师飞锡地,天外集云峰。拿石松根瘦。欹窗竹影浓。”倾诉出他对仰山?**暗挠芍愿刑尽Q錾阶蕴拼ㄋ拢两裼?000多年的佛教历史,BB霜虽历经沧桑,但香火不断,佛事延绵不绝,著名的僧人有慧寂、光涌、佛印、希陵等,是中国禅宗五支中极具影的一支。在仰山的崇山峻岭间,散落着100多座僧人墓塔,造成南国少有的佛教塔林。

  今天,人们到仰山,已不仅仅是为了休会“仰山积雪”的壮美和飞瀑峭岩的奇绝,倘佯于山林梯田间,更能领略一份都市所难寻找的原始生态美和至真至深的文明触动。

  路温舒

  西汉有名的司法官。字长君,巨鹿(今属河北)人。信仰儒家学说。起初学习律令,当过县狱吏、郡决曹史;后来又学习《年龄》经义,举孝廉,当过廷尉奏曹掾、守廷尉史、郡太守等职。宣帝即位,他上疏恳求转变重刑罚、重用治狱官吏的政策,主意“尚德缓刑”,“省法制,宽刑罚”,并受到器重。

  路温舒自幼聪慧好学,但路家世代务农,穷得连饭都吃不饱,哪里有钱供孩子上学读书?他小小年事就要放牛割草,辅助大人干农活。BB霜排行榜

  天天,他看着那些有钱人家的孩子到学堂去读书,心里十分爱慕。他不情愿,他信心自学,必定要想措施念书习字,未来作一个大官儿。

  这天,路温舒去割草,人不知鬼不觉地就来到了学堂。学堂只有两间塾室,一个老师,十几个学童。连院墙也没有,开窗便是宽阔的草地。路温舒一看大喜。他匆忙把草筐割满,就悄悄地来到塾室窗外偷听老师讲课。他一心听讲,只半天时光,他竟学会了十几个字,这使他悲痛欲绝。第二天,他又把牛牵到学堂外边,他拴好牛让它随意吃草,自己又静静来到学堂窗下偷偷听讲,到中午又学会了十几个字,下战书他又来。

  几天当前,老师终于发明了这个窗外偷听的学生,细心问过以后,才晓得这个叫路温舒的小孩固然爱好读书,但因家贫无力上学。看这个孩子为了读书竟一边割草放牛,一边来学堂听课。老师被激动了。他又问了问这几天听的课程,小温舒答复如流,使老师无比惊疑,心想这是一个异常聪明好学的孩子,将来一定大有前程。可是路温舒交不起膏火怎么上学,老师有些犯难:如果本人不收学费,此例一开,将不好结束。看着正在吃草的牛,老师忽然心血来潮,说;“有工夫你就来窗外听吧,白天没功夫,你就晚上来!”小温舒愉快得连连给老师磕头。

  就这样,路温舒一边割草放牛,一边在学堂窗外听课。他起早贪黑地学习,几年以后,他的学业大有上进。学堂里老师的教材他简直读完了,跟着常识的增加他的求知欲越来越旺。后来通过老师的先容,他到邻村李家去借书看。李家是当地的看族,藏书非常丰盛。

  路温舒每借一卷,都兴奋得载歌载舞,每晚点灯夜读,始终到鸡叫才跟衣而睡。读完还书时他又流连忘返,他想自己把书抄下来该多好。但自己家穷,买不起作书简的竹子,这如何是好?一时不方法,只好把借阅的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