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驰:我最好的一场戏_励志故事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放牛班散文网

  :我最好的一场戏
  
  母亲与父亲离异那一年,我才7岁。我和姐姐周文姬、妹妹周星霞一起判给了母亲凌宝儿。在1968年的香港,母亲带着我们3个孩子讨生活,其艰巨可想而知。 为了保持生涯,母亲一人打了两份工。我们几个都特殊乖巧懂事,这让母亲很宽慰。尤其是我,因为成就非常优良,最得母亲钟爱。
  
  那时我们3个孩子都恰是长身体的时候,所以不论如许艰苦,每个礼拜,母亲都要称点肉或买尾鱼给我们加餐。每当吃这些丰富的“大餐”时,菜一上桌,我就把菜 端到本人的身边,专挑好的吃。姐姐妹妹却懂事得很,从不跟我争。然而我的饭量很小,吃了两块就吃不下去了。而后,我就开端胡闹,总还要拣两块,放到嘴里嚼 两下,再吐到碟子里。我嚼过了的,姐姐妹妹哪还肯吃啊!
  
  为了不挥霍,母亲只好自己吃。为这事母亲没少批驳我,但是一点作用都不。好在我别的方面表现都很好,日子久了,母亲就随我了。小孩子嘛,哪有不顽皮的呢,励志签名?
  
  可是有一次,母亲真的活力了,并狠狠地教训了我一顿。那一次,母亲两个月没发工资了,好不容易从外家弄来了一些钱,买了几只鸡腿,烧得金黄喷香。菜刚上 桌,我就小猴似的爬上桌,一边用手抓起一只鸡腿啃,一边冲着姐姐妹妹做鬼脸。一不警惕,手一滑,鸡腿掉地上了,沾满了尘土,落在了一摊鸡屎旁边。
  
  母亲又是赌气又是疼爱,买这几只鸡腿轻易吗?再想想我平时的顽皮表示,母亲取过一根桑树条,狠狠地抽了我十多少下:“让你顽皮,让你不知爱护!”直到姐姐妹妹扑过来把我护在身材下面,母亲才放下桑树条,搂着咱们3个抱头痛哭。
  
  哭了好一会儿,才开始吃饭。母亲把鸡腿捡了起来,用开水冲刷一下,舍不得扔,自己吃了。那天晚上,母亲抚着我身上的创痕:“还疼吗?”“不疼了。”“下次还俏皮吗?”黑暗中,我眨着亮晶晶的眼睛,并“嘻嘻”地笑着:“睡吧,妈,来日我还要上课呢。”
  
  2001年,我和母亲做客凤凰卫视时,又说起了这件旧事。
  
  “是的,那时他可真顽皮啊!全不晓得,这饭菜来得多不容易,一点也不珍爱。”母亲笑颜慈爱。
  
  “不,妈妈,我理解珍惜,”我接过话茬,声音开始哽咽,“你想想,我要不是把鸡腿弄到地上,您会舍得吃吗?( )那几年里,有什么好吃的,您全给了我们姐弟,您成天就吃咸菜啊!于是我们才想出这措施,我把几块肉嚼得不像样后,我们就有借口不吃了。只有这样,您才会吃啊!”
  
  听着这话,母亲情感变得冲动起来:“实在,我早该想到。你样样灵巧懂事,怎么偏偏吃饭这么顽皮呢?”母亲哽咽着取出手绢擦眼睛。
  
  我挂着两行泪水满面微笑。在亿万观众的电视眼前,我们母子抱在了一起。无数的观众也在这一刻,流下泪来。
  
  固然我演戏无数,但是我要说,我最好的戏,是在7岁那年,演绎的是一份血浓于水骨肉连心的挚爱亲情,独一的观众,是我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