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德尼斯 激怒球员与球迷,复盘埃梅里与枪手破裂全过程

  • 时间:
  • 浏览:4
格拉德尼斯

在“民心尽失”之后,埃梅里最终和阿森纳分道扬镳。The Athletic作者就复盘了埃梅里与阿森纳关系破裂的全过程。

就在一年多之前,当富勒姆在主场1-5输给阿森纳之时,阿森纳球迷还在高呼:“我们的阿森纳回来了。”

这是一个多么不成熟的举动啊。13个月过去了,那些球迷可能还是会觉得他们熟悉的阿森纳回来了,还没有到春天,阿森纳在联赛中就崩盘了。

埃梅里确实有一些古怪的行为,比如在上赛季联赛结束之前,拒绝讨论欧联杯决赛的计划。比如准许一线队运营总监在重要比赛前发表令人难堪的球队谈话,那次谈话真是让人感到尴尬。当埃梅里在不同的足球哲学中翻来覆去之时,他成功地激怒了主力球员们,以至于球员们放弃了他,愤怒的球队高层们也放弃了他。球队高层们更是计划前往美国讨论埃梅里的未来,然后他们在周四比赛前得出了结论:这位西班牙人应该离开酋长球场。

2018年5月,埃梅里亮相酋长球场之时,阿森纳球迷们非常兴奋。在温格执教球队22年之后,人们显然做好了迎接改变的准备。埃梅里也确实很快就赢得了球迷们的欢心,但他未能实现的愿景最终证明了他的失败。

当埃梅里反思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下课之时,他对特别球员的管理策略肯定最值得深思。埃梅里执教巴黎圣日耳曼的情况,就应该让阿森纳意识到了这一点。调教内马尔显然是一项独特而富有挑战性的任务,但这位世界上身价最高的球员并不是唯一一位与埃梅里闹翻的球员:本阿尔法、马图伊迪和蒂亚戈-席尔瓦与这位西班牙教练都关系紧张。

在阿森纳,拉姆塞是第一个与埃梅里产生矛盾的球员——他在2018年的一场季前赛后与埃梅里产生了摩擦。拉姆塞和他的经纪人当时正在与球队进行重要的合同谈判,但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理解埃梅里的计划。显然,沟通问题就是埃梅里执教阿森纳之时的一个关键问题。

拉姆塞是首位与埃梅里产生摩擦的阿森纳球员

厄齐尔的问题在2018/2019赛季的第三轮英超比赛中显现出来。德国人出人意料地缺席了阿森纳对阵西汉姆联的比赛。按照埃梅里的说法,厄齐尔当时正饱受“咽喉炎”的困扰。

赛后记者发布会上,埃梅里与记者进行了一场“生动”的交流。当时有记者问埃梅里是否原本计划在对西汉姆联的比赛中改变厄齐尔的位置,埃梅里笑着回答:“也许吧。”这是主教练与其阵中明星球员之间出现裂痕的首个迹象,而且这种裂痕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扩大。

事实上,埃梅里和他的教练团队对厄齐尔的出场情况和训练要求并不是那么在意。数据分析还显示,厄齐尔在主客场不同比赛中,身体表现也有着明显差异,尤其是在对抗性这一关键衡量指标之上。埃梅里试图打造一种高强度的比赛风格,而且他在被调教内马尔一事遭遇失利之后,决定采用一种更加强硬的方式,让厄齐尔屈服于自己的意志之下。对于很多阿森纳球迷来说,埃梅里与厄齐尔的不和,成为了阿森纳足球身份之争的象征。这是一场创造型中场与务实主教练之间的拉锯战。

厄齐尔“赢得了”自己与埃梅里之间的拉锯战

随着拉姆塞的合同即将到期,厄齐尔失宠,埃梅里开始着手组建一支不依赖于中场天赋的球队。有一段时间,埃梅里的策略似乎起到了作用:阿森纳连续22场比赛不败,其中包括客场5-1击败富勒姆,以及4-2战胜热刺。然而潜在的数据表明阿森纳是幸运的,他们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一方面是球员完成了一些出色的射门,另一方面则是他们拥有巨大的运气。不过无论如何,结果都是好的,这都是球迷们乐于见到的。同时,球迷们也希望球队能够延续这样的表现。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阿森纳并没有延续这样的状态。阿森纳的不败之路终结于12月中旬,他们2-3输给了南安普顿。这样一场失利,也对埃梅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一次伤病危机促使他将科斯切尔尼放入首发名单之中——这是法国后卫7个月来的第一次首发。而且就在三天前,他刚刚在对阵卡拉巴赫的比赛中复出。“重出江湖”之后,科斯切尔尼在13天内踢了4场比赛。埃梅里如此鲁莽的操作,使得他失去了球队队长的忠诚——当然,这并不是最后一次。

科斯切尔尼并不满意埃梅里在短时间内为他安排如此之多的比赛

那个月,有消息表示阿森纳的引援负责人米斯林塔特将离开球队。在温格离开球队之后,德国人曾被许诺技术最关键的位置,但随着桑列伊上演了一场“管理层政变”,米斯林塔特发现自己在管理层被边缘化了。

事实证明,冬季转会期对于埃梅里来说,代价却是非常高昂。霍尔丁、贝莱林和维尔贝克都遭遇到了伤病的困扰,但球队却不愿意在赛季中途投入大量资金。桑列伊公开表示怀疑,认为球队不定能在冬季转会期找到合适的球员,同时他也不愿意在没有技术总监的情况下进行任何重大支出,以提升球队的实力。

埃梅里被告知,球队只能够考虑租借球员来渡过难关。埃梅里渴望得到一名边锋,但球队并没有能够签下卡拉斯科。而租借加盟阿森纳的丹尼斯-苏亚雷斯,还是埃梅里费尽心思才得到的。

这位球员曾效力于埃梅里所执教的塞维利亚。埃梅里和桑列伊几乎每天都会给丹尼斯-苏亚雷斯打电话,直到他的租借合约搞定。那会儿,丹尼斯-苏亚雷斯还以为自己能够成为埃梅里计划中的关键一员,但最终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在回归巴萨之前,他只不过参加了6场比赛。同时,据悉这笔租借交易花费了阿森纳500多万欧元。

丹尼斯-苏亚雷斯并没有在阿森纳得到什么机会

在咨询了埃梅里之后,桑列伊试图用西班牙引援专家蒙奇取代米斯林塔特。蒙奇与埃梅里一道在塞维利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而他们也确实打算在北伦敦再度携手。不过蒙奇和阿森纳进行两轮谈判之后,还是决定回到自己钟爱的塞维利亚。

或许埃梅里会想,如果蒙奇加盟阿森纳,那么情况是否会变得不一样。他的到来,或将让球队的引援变得更加可靠,同时埃梅里也能够在球队高层获得一个具有影响力的支持者。最终,阿森纳选择了埃杜——一个与埃梅里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但与永贝里有着密切联系的人。而永贝里也是在埃梅里离开阿森纳之后,成为了球队的临时主教练。

虽然经历了一个不如意的冬季转会期,但当时的阿森纳仍有望拿到下赛季出征欧冠的机会(虽然说当时球队的情况与埃梅里执教之初有了很大的不同)。四后卫战术被埃梅里抛弃,三后卫战术成为了首选。厄齐尔和拉姆塞在埃梅里执教阿森纳的最初几个月,都被排除在首发阵容之外,但随后他们重新回到了首发阵容之中,以改善球队在比赛中创造力不足的大问题。

这样的调整,确实让阿森纳的情况在一定程度上转好,但这对于埃梅里的信誉来说,确实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虽然此前拉姆塞就透露,球队已经撤回了与自己的新约,但短短几个月,这位威尔士中场已然成为了球队大腿级的人物。当然,这种战术上的转变在埃梅里执教阿森纳期间,球迷们也确实司空见惯。如果埃梅里能够坚持一个独特的观点,这或许能够为他赢得阿森纳球迷更多的信任,但说实话,人们真的很难相信一个连自己想法都不相信的主教练。

埃梅里都不相信自己,如何让别人信任他

阿森纳2018/2019赛季,走得真的很艰难,而且人们的信心也都快消失殆尽。阿森纳一瘸一拐地越过终点线,他们在最后七场比赛中仅赢下了两场——一系列糟糕的情况让他们失去了联赛前四的位置。主场2-3不敌水晶宫的比赛尤其让人痛心疾首。在这样一场必须要赢下的比赛中,埃梅里的首发阵容中选择了詹金森和埃尔内尼。同时,埃梅里对穆斯塔菲的信任也付出了昂贵的代价——正是他的失误,让扎哈取得了进球。

埃梅里准许球队的一线队运营总监阿梅什-马内克在赛前发表演讲——这也是球队输给水晶宫之时最值得关注的地方。埃梅里给了其他工作人员在赛前发言的机会,作为他对共同责任的信念的一部分。据知情人士表示,阿梅什-马内克的讲话对球员和工作人员来说,都是非常尴尬的,甚至是令人发笑的。当然,这种事情在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埃梅里有一张潜在的“免死金牌”,因为他作为“欧联杯之王”,在欧联杯赛场上,总是能够有着不错的表现——阿森纳在半决赛中击败瓦伦西亚,也算得上是那个赛季的突出亮点之一。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在巴库进行的决赛,阿森纳的准备工作充满了问题。埃梅里拒绝在联赛结束之前与球队讨论决赛的准备工作,这意味着球队无法制定必要的细节计划。同时埃梅里还坚持要早点儿去巴库——比切尔西早两天。他这样的决定显然是队医不愿意接受的,因为他们认为阿塞拜疆的医疗设施显然不够好。

阿森纳在巴库被轻松击败。虽然埃梅里为这场比赛做出了详尽的准备,但他们糟糕的表现削弱了整个团队的信心。

阿森纳在上赛季欧联杯决赛中被切尔西击败

在阿森纳未能取得欧冠参战资格之后,关于新合约的谈判被搁置。球队开始了一项激进的转会策略,他们花光了在一月份攒下了的资金。虽然阿森纳在转会市场上的投入,从很大程度上被解释为对埃梅里的支持,但一些决定也表明埃梅里优先解决的问题和球队需要优先解决的问题并不一定就是一致的。

埃梅里得到自己想要的边锋,但他的选择并不是扎哈,而是尼古拉斯-佩佩。在埃梅里的计划中原本不可或缺的球员——伊沃比、姆希塔良和蒙雷亚尔——则被准许离开,以便于为年轻球员腾出机会。

4月11日到4月24日,科斯切尔尼被“强迫”参加5场比赛,而这让法国后卫感到心会冷,并最终寻求离开。虽然球队在夏天签下了萨利巴,但这名球员又被回租到了圣埃蒂安继续锻炼。或许我们可以这样说,阿森纳在为球队的未来夯实基础,而不是为现任主教练提供助力。

阿森纳最终签下的大卫-路易斯,并不是一名符合埃梅里战术体系的球员。同时,大卫-路易斯还是一名容易与主教练不和的球员,这一点在他与埃梅里共事几个月之后,也确实显现了出来。

当谈到取代科斯切尔尼的队长位置之时,也是进一步体现出了埃梅里对于更衣室掌控力的下滑。理论上来说,扎卡是下一任队长人选,但埃梅里并没有迅速做出决定。相反,他支支吾吾,甚至和球队另外一名球员讨论了队长的人选。当他最终敲定扎卡出任队长之时,另外一名球员则是感到伤害和愤怒。当扎卡和阿森纳球迷在另外一场对阵水晶宫的比赛中以令人惊讶的方式产生矛盾之时,这位瑞士国脚和他的支持者一样对埃梅里感到了失望。此外,在对扎卡事件处理上的拖延,则是进一步削弱了埃梅里在阿森纳的权威。

扎卡事件将埃梅里推到了悬崖边

这个赛季阿森纳的糟糕状态,其实也是2018/2019赛季的延续。本赛季是阿森纳自1992年以来最糟糕的一次赛季开局,而埃梅里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扭转颓势的迹象。他放弃计划的倾向看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明显。

在季前赛的大部分时间里,埃梅里都是采用四后卫的策略,然而在11月之时,他又将球队的阵型切换回了三后卫。厄齐尔在整个夏天都有稳定的表现,然而在赛季一开始,这位德国中场就被排除在首发名单之外,然后在对阵水晶宫之后,他又被安排回到了首发名单之中。似乎在厄齐尔与埃梅里的角力之中,让人冥冥之中有这样一种感觉:笑到最后的会是厄齐尔。而且事实也确实如此。

虽然埃梅里得到自己想要的边锋,但他又没有给予尼古拉斯-佩佩足够的机会——在最近三场比赛中,这位边锋都没有得到首发。人们希望他能够成为锋线三人组的一员,但科特迪瓦人只不过与奥巴梅扬、卡拉泽特搭档过两次。

埃梅里的反复无常,也是让球员们的信心在减弱。训练中,压力开始愈发明显,球员们之间的非议也开始变得越来越频繁。对阵利物浦的联赛杯失利之后,扎卡就和队友进行了积累的争吵。此外就在同一周,大卫-路易斯在全队面前与球队教练组成员发生了争吵。显然,巴西人觉得自己被贬低了,因为教练试图教他如何防守,把他当成雏儿一样。

尼古拉斯-佩佩在阿森纳并没有得到足够的机会

奈尔斯公开表示自己不希望在右后卫位置上踢球之时,钱伯斯得到了这个机会。在边后卫位置上给人们留下不错印象之时,钱伯斯表达了自己希望出现在中后卫位置上的愿望。尽管他的状态很好,但埃梅里并没有考虑过他的想法。提拔一群年轻的英格兰球员,并没有帮助到埃梅里。而且他们可能会对永贝里有更大的好感,这可能是因为他们此前一同共事过,也可能是因为永贝里拥有更加高超的沟通技巧。

私下里,很多球员都在抱怨说他们根本不明白埃梅里希望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语言当然是一方面的原因,但随着压力增大,埃梅里的想法似乎也变得更加混乱。埃梅里英文词汇的扩大并没有让他与球员之间的沟通变得更加清晰。最近几周,即便是那些埃梅里自认为是“心腹”的球员也抛弃了他,在球队内部,几周以来大家都认为这样的改变是不可避免的。

桑列伊最初并不急于做出决定,但这样拖沓的结果使得情况变得更加难以维持。其实球队高层和球迷们一样,阿森纳高层对球队的成绩和表现也已经担心有一段时间了。

桑列伊、埃杜、文卡特山都和董事会进行了谈话。在阿森纳2-2战平南安普顿之后,桑列伊和文卡特山就已经做好了前往美国的准备。经过克伦克和其他董事会成员的协商之后,在阿森纳输给法兰克福的比赛之前,球队高层其实就已经做出了决定。只不过当时除了球队高层那一小群人之外,并没有旁人知晓这样一个决定。

埃梅里和他们的教练在周五早上抵达科尔尼训练基地,和往常一样准备训练。桑列伊通知了埃梅里,埃杜与文卡特山也来了。很快,埃梅里和他的教练组成员都得到了这样一个消息。

球员们和球队工作人员们到达科尔尼训练基地之后,都聚集在更衣室里,桑列伊在那里解释了球队所发生的事情。作为球队技术总监,埃杜则解释了这一事件发生的原因,并发出了号召。文卡特山强调了事情的结果,随后,永贝里走到台前,向队员们发表了简短的讲话。

十分钟的时间,一切都结束了。球员们分别向埃梅里和他的西班牙教练们告别。永贝里在上午十一点前往训练场,并开始了此前被推迟的训练。

永贝里接替了埃梅里的帅位,出任球队临时主教练

永贝里正在敲定自己的教练组成员,这将在晚些时候公布。前阿森纳后卫、曾与永贝里一起执教U23梯队的罗伊-加里,也可能会出现其中。

阿森纳寻找一个正式主教练的工作,目前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虽然阿森纳对永贝里充满信心,但他们仍希望找到一名合适的主教练,帮助球队重返欧冠联赛,并且争夺冠军奖杯。

瑞典人并不是不可能成为一名正式主教练,但无论如何,他都将成为球队的重要一员。他此前被任命为一线队助教是有原因的,而这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如果时机成熟,他将有能力成为一名主教练。

据说埃梅里以一种非常专业、非常尊重和理解的方式接受了自己下课的消息——他在效力阿森纳期间一直都有着这样的态度。埃梅里离开了科尔尼训练基地,而这一次,他是彻底的离开了。在仅仅18个月的执教时光里,埃梅里这个试图成为阿森纳“主角”的男人,最终还是成为了一个“过客”。

(Armour)

格拉德尼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