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離京(1 / 2)

笑雲天 陽春一晚 1396 字 4个月前

後漢皓文帝永壽三年,這年的冬天來得特彆的早,還隻是十一月初,洛京就已經白雪皚皚,一片肅殺的景象。

天氣寒冷,就連街中的坊市都是分外冷清,看不見往日那熙熙攘攘的人流,也沒有了小販們不絕於耳的叫賣聲。稀稀拉拉的三兩個行人,都是裹得嚴嚴實實,腳步匆匆,看那表情似乎也對這磨人的天氣很是厭煩。

就在那積滿落雪的城中道上,忽然有一身著貂裘大衣的錦衣公子與一佩劍青年馭馬急行。

“公子!如今形勢不利,你何必要以身涉險!”

“你這是什麼話!玉娘今日離京,難道我不該前去相送嗎?”

“今天是那女人的壽辰,屬下隻是怕耽誤了時辰!”

“哼!那又如何?隻不過是讓他們多了些口舌而已!”

“可是……”

“不必多慮,快快趕路就是了!”

說完,倆人更加快速地揮動手中的短鞭,馬兒在鞭策之下,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的心切,載著倆人朝城外疾馳而去。

眨眼間城中又恢複了死寂,隻見那雪地上一道道的馬蹄印,也慢慢地被大雪覆蓋。

……

皓文帝初繼位時,後漢的國力就達到了鼎盛,國內常年無戰事,民間重文輕武,風雅之風盛行。洛京是後漢的帝都所在,各地的翩翩公子自然都慕名而來,三五成群,要麼是吟詩作對,要麼就飲酒為樂,不儘風流。

這樣一來就產生了煙花之地,煙花女子隻賣藝不賣身,僅僅是為了供風流才子尋找紅顏知己。曆經了數十年的發展,煙花之地更是繁華至極,其中的女子都有傾國傾城之色,並且才華比容貌更加突出,一時之間讓那些才子們趨之若鶩,這其中又以沉仙樓的名頭最響亮。

沉仙樓取意為天上神仙在此都要沉迷,更何況是凡人!不過的確也名副其實,沉仙樓的女子個個都有閉月羞花的容貌,又精通八藝,但又不是人人都能跨進沉仙樓的門檻。

沉香樓按照文采的高低,將賓客分為三六九等,能夠見到的女子自然就有不同。如果你沒有真才實學,僅僅是附庸風雅,就算出身豪門貴族也要被拒之門外。

沉仙樓的賓客不一定有其他煙花地的多,但物以稀為貴,這樣一來,就更加讓世人向往,那些才子也都以能進入沉仙樓為驕傲。尤其是那名媛鄒玉娘,曾經有人出價黃金萬兩,就為了一睹芳容,卻也是沒有能如願以償。

說起翩翩公子,又以洛京三公子最為出名,世人皆知。其中謹公子之文最甚、盛公子之辯次之、寬公子之劍為末。

寬公子梁寬,是大司馬、鎮遠侯梁雄之孫。當年梁雄邊關退敵,戰功卓著,那在沙場上磨礪而出的梁家劍法,更是獨步天下。梁寬之所以能名列三公子之一,必然也是有些才華,隻不過劍法更為突出而已。

盛公子許盛,是當今司徒公許玄的獨子,巧舌如簧,極具有辯駁之才。每次才子論道,都是妙語連珠、語驚四座。

倒是那第一的謹公子最為神秘,世人隻知道連其他兩位公子,都隱隱以其為首,更是憑著一首《笑雲天》,俘獲了沉仙樓名媛鄒玉娘的芳心,才子佳人的故事一時裡被廣為流傳。

倆人情投意合,鄒玉娘更是為了謹公子閉門謝客。一來二去那鄒玉娘竟然有了身孕,並產下了一子,這無疑就令諸多的貴官甲胄眼紅,可那謹公子卻在此時銷聲匿跡。

鄒玉娘對謹公子的了解也很少,隻知道他的文采確實非凡,不過她用情至深,也不強求任何名分。甚至就在昨日,謹公子突然來到了沉仙樓,也不說明緣由,倉促之下就要安排鄒玉娘離京,她竟然也毫無猶豫就答應了下來。

……

城外十裡坡,隻見官道中正停著一輛馬車,車夫凍得瑟瑟發抖,而車頂上一層厚厚的積雪,看樣子應該停留了有小半個時辰。

這時,一隻纖纖玉手從馬車中伸了出來,將馬車帷幕緩緩地撩起,隻見一懷抱著繈褓的女子探出頭來,向著洛京方向翹首張望。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