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君子(1 / 2)

笑雲天 陽春一晚 1276 字 4个月前

永和元年春,年近天命的皇帝劉皓突然染上惡疾,精神時有失常,並且極為弑殺。朝中的文武百官人人自危,甚至有一些大臣抵不住心中的懼怕,紛紛辭官而去,就連洛京城中的百姓都是人心惶惶。

可後漢的國力仍然十分強盛,萬國來朝,遠離洛京的各地百姓,都是安居樂業。

就在那與洛京有著千裡之遙的上郡城郊,春日的陽光暖熙大地,有那麼一處清貧的小院,門外的垂柳樹上,已漸漸能看得到少許的新芽,那柳條恰如女子垂落的長發,隨著微風輕輕搖曳,院中一頭纏方巾的女子正坐在門口刺繡,此情此景甚是美哉!

那女子約摸三十多歲,一身淺灰色的布衣打扮,如同普通的農家婦女一般,相比之下卻又顯得有些嬌弱無力。儘管歲月在她的臉上留下了些許痕跡,可仍舊是掩蓋不住那絕美的容顏,想必年輕時也是一個傾國傾城的女子。如此佳人,豈能食這人間煙火?卻又不知為何會落得如此困境?

這時,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奔出門來,趴在那女子的背上,一臉淘氣的樣子,時不時地還撥弄一下女子散落而下的秀發。少年也是一身灰布麻衣,卻還梳起了發髻,倒是有幾分書生氣。

“遙兒!你彆調皮,娘親得趕在日落之前繡完這些,還要給寧府送去呢!”女子嘴角輕輕一笑,語氣中卻是帶著些許責怪。

“娘親為何要如此辛苦?遙兒很是心疼!”那少年嘟囔著嘴巴,似是有些不開心。

女子停下了手中的針線,打趣道:“娘親要是不做活,那遙兒就沒飯吃嘍!”

少年卻是轉至女子身前,雙目炯炯地凝視著女子,信誓旦旦地說道:“那遙兒便不吃飯,隻要娘親不用每天都如此辛苦!”

女子心中甚感欣慰,臉上的笑意也更濃了些,慈聲道:“不吃飯遙兒如何長個兒啊?我家遙兒是個翩翩公子,太矮了可不行!”

見少年又嘟囔起嘴巴,若有所思的樣子,女子摸了摸他的頭,柔聲道:“好啦!娘親不辛苦!快回房臨字去,若是今日的功課完不成,娘親可要打遙兒屁股了!”

少年的眼睛骨碌碌地轉了幾圈,不知道心中有了什麼打算,突然間竟又一溜煙地奔回了屋內。女子見狀不由得苦笑著搖搖頭,便又開始了手中的活計。

這女子正是當年那受萬千公子所傾慕的沉仙樓名媛:鄒玉娘。昔年離京而去,黎叔便是帶著她們母子倆來到了上郡。這上郡是黎叔的老家,恰巧有一處舊宅子,黎叔孑身一人,無依無靠,就一直照顧著母子倆。

奈何幾人都沒什麼謀生的手段,起初靠著鄒玉娘平日裡的一些積蓄,日子倒也還過的去。可是坐吃山空,幾年前黎叔又年老去世,迫於生計之下,鄒玉娘隻得找些活來做。

幸好沉仙樓對於女子的要求,除去琴棋書畫外,對這裁剪刺繡的手藝也很是看重,又得機遇巧合,鄒玉娘便靠著給上郡太守寧遠山府上做手藝活,換些錢財,才勉勉強強的過到了今日。

雖說日子過得十分艱難,鄒玉娘平日裡卻是省吃儉用,兒子的琴棋書畫、詩詞歌賦、談吐禮儀都從未落下。楚天遙似乎是繼承了謹公子的才華,自小天賦異稟,又非常用心,小小的年紀就已經滿腹經綸。鄒玉娘倒也沒有想過兒子日後要如何如何,僅僅隻是她覺得男子就該如此罷了,這也許隻是她心中的一點執念吧!

……

不知不覺申時已過了大半,太陽悄然西落,鄒玉娘也已忙完了活計。春日的餘暉之下仍是會有些許冷意,鄒玉娘忽地又想起了洛京城外的那個冬日,她自懷中掏出那方手帕,那上麵的字跡似是淺淡了許多。鄒玉娘纖手輕輕地撫著那手帕,深深陷入了回憶之中。

這些年,她一等再等,卻始終都沒有等到謹公子的音訊,以至於後來,她都已然放棄。每每思至此處,她都黯自神傷,悄然落淚。

當下又是一陣失神,竟然沒有發現兒子已然走到了自己的身邊。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