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寧府(1 / 2)

笑雲天 陽春一晚 1272 字 4个月前

其實母子倆所住之處離那上郡城並不遠,不過三四裡的路程,楚天遙跟在母親身後,蹦蹦噠噠地便來到了上郡城。

隻見上郡城青磚鋪路,街上人來人往,不時還有馬車官轎經過。街道兩旁的房屋林立,高低不同,皆是木質結構,石瓦封頂。道中各種小販的叫賣聲不絕於耳,人們穿梭於各式各樣的坊間鋪中,神態各異。

平日裡鄒玉娘對兒子的管教嚴格,從來都不讓楚天遙離開家太遠,他自然也就沒有見過如此繁華的鬨市之景,眼下就像那野孩子進城,一切都是驚奇。楚天遙表情誇張地左顧右盼著,雙目異彩連連,滿是欣喜。

“娘親快看,那是什麼東西?”

“娘親娘親!你看那個人的穿著打扮怎麼如此怪異?”

“娘親……”

不少路人見這少年孤陋寡聞,一臉好奇的模樣,皆是紛紛側目,麵帶著輕蔑。鄒玉娘卻是感到一陣心疼,如今的這般生活,雖然能遠離喧囂,不用曲意逢迎的去討好彆人,可卻苦了兒子!

想當初鄒玉娘名動天下,無數的貴公子為了討好於她,各地稀奇古怪之物皆拿來諂媚,各種民間奇事儘作為笑談,對稀奇之事她早已經司空見慣。隻是楚天遙尚還年幼無知,哪見過如此場麵?

於是她看著楚天遙,鼓勵道:“等我們遙兒一朝功成,去到了帝都洛京,就知道什麼才叫繁華了!”

“洛京!”楚天遙心中憧憬,卻始終都無法想象出那裡的景象,便疑聲詢問道:“娘親莫非是去過洛京?”

鄒玉娘這才發覺自己說漏了嘴,隻是笑而不語,忽而又轉移話題道:“你看街中那些君子,個個風度翩翩,舉止得體,你這小君子毛毛躁躁的,可得多多學習!”

楚天遙一聽君子一說,表情立即變得嚴肅起來,他強忍住好奇的心情,跟在鄒玉娘身後,背著小手,昂首闊步,再也不看那街中之景一眼。

不消片刻,倆人便來到了上郡太守寧遠山的府邸。隻見正紅朱漆大門頂端,懸著塊黑色金絲楠木匾額,上麵龍飛鳳舞地題著兩個大字‘寧府’。門口站立著一個守門家丁,雖然一身仆從的打扮,卻也是豪門大府之人,竟然站得挺直,頗有些氣質,由此也看得出丁府管教之嚴。

那家丁認識鄒玉娘,說話倒很是客氣,“鄒夫人,又來送繡品了!這少年是?”

“阿才兄弟辛苦!這是我兒子楚天遙!”鄒玉娘也是笑臉相迎,轉身呼道:“遙兒,還不快上前來向阿才叔叔問好!”

“阿才叔叔好!”楚天遙應聲上前,微微作揖。

“呦!這孩子還挺有禮貌的!”

那阿才見是熟人,倒也沒有阻攔。簡單寒暄過後,便讓鄒玉娘自行前往後院交工。

進了院子,鄒玉娘再三地叮囑兒子,要緊緊跟著自己,切莫亂看亂走。楚天遙也很是聽話,不緊不慢地跟在娘親身後,隻不過小眼睛仍是忍不住四處亂瞟。

這寧府果真是豪華,儼然一座風光秀美的園林,占地極大,九曲十八幽。院中草木繁多,亭榭錯落有致,怪石林立的假山,甚至有一條緩緩流淌的小溪自院中而過。越過小橋,一路上府丁女婢,或裁花修樹,或匆匆忙忙,倆人又穿過幾道廊門,仍是沒有來到後院。

楚天遙初次見到如此宏偉的府院,甚覺稀奇。隻見前方廊亭之內,有倆人正圍著一方石桌,對著那桌上的一尊破石碑反複議論。突然其中的胡須中年,對著那家丁頤指氣使一番,而後又是來回踱步,似乎有些發愁。

此胡須中年正是丁府管家莫琿。早前元宵佳節,那寧遠山不知從哪裡弄來了一尊破石碑,石碑之上雋刻著一段古人的詩文,隻是年月已久,有兩行文字已被磨損。丁遠山平日裡最好詩詞歌賦,不能領略到古人的意境,心裡感覺很是遺憾,便要這莫管家想方設法補全詩文。莫管家描下其中的兩行,各處求法,所得之文都不合寧遠山的心意,這可愁壞了莫管家,一時氣急隻得拿下人發泄。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