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書童(1 / 2)

笑雲天 陽春一晚 1294 字 4个月前

莫管家欣喜若狂,一路直奔向了寧府書房,正是要去尋那寧遠山。

寧遠山每日忙完公務,必會來到書房之中,不是習練書法,便是暢閱古籍。每天繁忙的公務總是讓他頗感勞累,但隻要來到書房,寧遠山的心境總能得到平息,所以他在書房之時,是不喜歡被人打擾的。

這幾日,寧遠山正在為與南匈奴通商一事而煩憂,才來到書房想靜靜心,便見到管家莫琿冒冒失失地闖了進來,嘴裡還一個勁地咕叨著。

他霎時一陣惱怒,當下就責問道:“你好歹也是一郡府管家,有何事至於讓你如那黃口小兒一般毛躁?”

莫管家被責斥一番,心情才稍稍平複了一些,他亦步亦趨地走上前去,仍是十分興奮地說道:“老爺!對出來了!對出來了!”

寧遠山眉頭緊皺,聽的是雲裡霧裡,一臉不悅地喝斥道:“究竟所為何事?你就不能細細道來麼?”

莫管家這才冷靜下來,恭聲言:“老爺!那碑文被人對出來了!”

“哼!我還以為是何事這般大驚小怪!你莫不是又隨意填來敷衍了事吧!”

寧遠山弄清了事情的原委,更是顯得不屑一顧。這幾日那莫管家求來的詩文,皆是強行依附之詞,與古人的意境相差甚遠,他早已是不抱希望。眼下本就瑣事纏身,被這莫管家一鬨,更為惱怒,又是冷言道:“我看你這管家是當到頭了!”

“老爺息怒!老爺息怒!”莫管家見寧遠山對自己生了厭煩之意,迅即就求饒了起來,見寧遠山竟連看都懶得看自己一眼,又誠惶誠恐地解釋了起來:“小的以性命擔保,這次絕不是濫竽充數,著實是絕妙啊!”

其實這也怪不得莫管家,他為了碑文東奔西跑,所求之輩皆是有真才實學的名家大儒,不知道說了多少好話,才求得贈文,但結果都稱不了寧遠山的心,他也是為此寢食難安。

寧遠山見莫管家如此確信,也是來了興趣,疑聲道:“哦?你且快快說與我聽!”

“這……”

經此一折騰,莫管家哪還記得那詩文,嘴裡支支吾吾了半天,就是說不出個所以然。

寧遠山隻覺自己被愚弄了一番,怒火中燒,咆哮道:“豈有此理!明日你便收拾包袱,滾出我寧府!”

莫管家沒想到寧遠山會動如此大的怒,對自己冒失的行為是悔恨不已,“噗通”一下就跪伏在了地上,哀聲乞求道:“不要啊老爺!看在小的這些年任勞任怨的份上,老爺且給小的一次機會!小的雖是忘了詩文,但那對出之人卻仍在府中,我這就去將他尋來!”

寧遠山本沒有聽進多少討饒的話語,但突然見到莫管家連滾帶爬的就要出去,這才反應過來,詫異道:“你說,那人就在我府上?”

“正是正是!他就是元宵節為府上織花燈那鄒玉娘的小兒!”

“你是說那人還是個小娃娃?”寧遠山滿臉難以置信,就是一聲驚呼,“快帶我去看看!”

……

母子倆交完繡品,換了些許錢財,便起身準備回家。走至原先遇到莫管家的涼亭之處,卻見到莫管家恭敬地站在一中年男子身後,那男子一身錦衣,氣度不凡,滿是上位者的霸氣。

中年男子似乎正滿是期盼地張望著,鄒玉娘雖沒有見過寧遠山,但眼下見莫管家這般架勢,心中已然確信無疑,於是便小步上前就欲跪拜:“民婦鄒氏見過大人!”

“哎!家府之中不必行此大禮!”寧遠山出言止住了鄒玉娘,疑聲問道:“你就是那為我府上做了多年女工的鄒玉娘?”

“正是民婦!”鄒玉娘微微欠身,很是恭敬,卻對這寧遠山突然問起自己很是不解。

隻見寧遠山直接看向了鄒玉娘身後的楚天遙,和聲說道:“小娃娃!聽說你對出了我那碑文,你且說來與我聽聽!”

哪知楚天遙循聲上前,也是張口問道:“你便是那上郡太守寧遠山?”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