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寧霏雪(1 / 2)

笑雲天 陽春一晚 1228 字 4个月前

次日一早,寧遠山再三吩咐莫管家,隻須安排一人陪著鄒玉娘回家收拾,又特彆叮囑要將楚天遙留在府中,這才放心離去。

多年前,鄒玉娘還在洛京被萬千公子所敬仰時,寧遠山隻因才學不夠而未能一見,心裡一直覺得很遺憾。他本來就沒有任何非分之想,如今數載已過物是人非,況且現在各有家室,他隻不過想要為女兒尋一個好先生罷了!加上他對楚天遙是由衷的欣賞,正是怕鄒玉娘帶著兒子不辭而彆,才如此安排。

其實他也是多慮了,鄒玉娘隻是不想提及往事罷了,並沒有要刻意去逃避什麼,再說以他們母子倆目前的處境,又能去哪呢?

楚天遙想法倒是簡單的很,既然娘親允諾了彆人,那自然就要忠人之事了。眼下正在書房之中,用心的聽著莫管家的教誨。

莫管家對眼前這多才少年也很是喜歡,見老爺都“天遙天遙”的稱呼著,也就跟著叫了起來。

“天遙!日後書房便由你清掃,你看這邊,這是兵書類,這是詩詞類,這是……。你可都記住了嗎?”

“小子都記住了!”

莫管家耐心地說道著,生怕楚天遙有什麼不懂,回頭一看,少年正一絲不苟地記著,心中甚感欣慰,不由得讚許地點了點頭。

“老爺平素在書房之中最討厭彆人的打擾!你一定要記著,他若練字你便研墨,他若看書你便候在一旁,切不要出聲攪擾。天遙,老爺對你很是看重,你可得用心啊!”

莫管家正語重心長地教著楚天遙,突然“砰”地一聲,房門便被人推了開來,倆人正疑惑不已,隻見一與楚天遙年紀相仿的少女闖了進來。少女一身藍色的翠煙衫,綠草百褶裙,動作輕快俏皮,大大的眼睛甚是靈動。

“小姐!”

莫管家看清來人便叫出了聲。那少女看了看屋中倆人後,直直地指著楚天遙厲聲問道:“你就是昨日對出我爹爹詩文的那小子?”

這丫頭還不一定比我大,竟然敢叫我小子!楚天遙一陣愕然,應聲道:“正是小生!”

少女似是有些不信,上下打量了一番,疑聲道:“模樣倒是還行!府上那些人說的天花亂墜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言過其實?”

她又歪著頭思索了一陣,募地雙手一拍,輕笑道:“讓我來考考你!”

“小姐!此事是老爺的安排,你可彆刁難天遙!”平日裡寧府上下所有的人,都為這古靈精怪的小姐傷透了腦筋,莫管家一見這陣勢,當下就出言阻止。

“莫叔,我才懶得刁難他呢!我隻是考考他而已!”

說完少女不再理會莫管家,對著楚天遙命令道:“你且以本小姐為題,作首詩文來聽聽!”

楚天遙自然不懼,甚至還想借著詩文捉弄一下這少女,於是雙手一拱便問道:“敢問姑娘芳名!”

“你且聽好,本小姐名叫寧霏雪!”

問罷,楚天遙就不再言語,埋頭苦思。莫管家見小姐第一次如此靠譜,他也想再看看楚天遙的才華,就頗有興致的在一旁觀著,且看這少年如何作答!

片刻過後,隻見楚天遙頭顱揚起,向前走了幾步,悠然道:“小兒初來寧府,元宵節後景明。房中書籍千萬卷,又聞鸝叫三兩聲。窗外雪霏霏。

嫣然討詩少女,藏書樓裡逢迎。隻道昨宵夢未醒,哪知今朝識真人。有女甚如男。”

“好詞!好詞啊!”莫管家撫著胡須連連稱道,他又一次被楚天遙的文采所折服,不由得感歎道:“才思敏捷,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好什麼好!你個黃毛小子,竟敢借機諷刺我!”寧霏雪也是聽出了詞中的意思,氣的直咬牙跺腳。

可她並沒有如往常一般撒潑,隻是瞪了楚天遙幾眼,又兀自說道:“馬馬虎虎!不過以後倒是可以在那幫人麵前顯擺顯擺了!”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