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暢書苑(1 / 2)

笑雲天 陽春一晚 1312 字 4个月前

寧霏雪的性格並不是天生就如此刁蠻,其實她小的時候還是很乖巧的,這還得從她五六歲時說起,那時候的寧遠山還隻是上郡的一小小縣丞。

上郡地處邊關,與南匈奴接壤,自古就不是很穩定,常年會受到匈奴的襲擾。那時候的寧遠山年輕氣盛,驅逐匈奴本不是縣丞的職責所在。但他看到邊關百姓深受匈奴襲擾之累,苦不堪言,就私自組織民兵進行抵抗,確實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因此才有了後麵的平步青雲,一路直上。

可誰能預料到那些匈奴為了報負寧遠山,竟然偷襲到了他的家中,將包括寧遠山父母、愛妻在內一家三十多口人殘忍殺害,那天他恰巧帶著女兒出門遊玩才幸免於難。後來由於形勢變化,後漢與匈奴的關係逐漸好轉,邊關才恢複了正常,縱使有血海深仇,也隻能服從於大局。朝廷為了安撫寧遠山,這幾年是一再的提拔他,直到現在。

可能是由於心中的愧疚,致使寧遠山對女兒是百般縱容,才養成了寧霏雪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楚天遙也是知道了寧霏雪的身世,心裡很是同情,平日裡大多時候都會由著她,就像包容自己的妹妹一樣。

倆人穿行在上郡城中,一路直直地便來到了暢書苑。楚天遙來到寧府已有月餘,閒來無事也會在城中逛上一逛,慢慢地對上郡城就有了大概的了解。他知道這暢書苑就相當於學塾,卻又比學塾更為開放,上郡的富家子弟平時都會在這裡交流論學,主要談論一些時事政務、討學心得。雖然有些附庸風雅的嫌疑,但也還是有些水平。

聽聞那主辦之人,是司徒公許玄的族人。許家不僅朝中的勢力雄厚,更是通過在各地興辦類似的場所,在民間也是很有說服力。尤其是那許玄的獨子許盛,不僅官居五品,他所主辦的‘風雲人物評’更是舉世聞名。隻要他親口點評過的人物,就算是出身寒門,也必定會得到朝廷重用,一舉登天。可能有些誇張,不過也可以由此看出他的影響力。

楚天遙不知道寧霏雪為什麼會帶著自己來到這裡,直直地站在門口,看著門頂‘暢書苑’三個大字,一時間竟然忘記了往前邁步。

寧霏雪刹一回頭,發現了呆站在門口的楚天遙,便開口叫道:“書呆子!你乾嘛不走了?”

楚天遙這才回過神來,愣愣地回答:“小姐你帶我來這裡乾什麼?”

“我還會害你不成?進去你就知道了!”寧霏雪來了性子,回頭拽起楚天遙就跨了進去。

“張公子!昨日我查閱古籍,發現了一篇詩文簡直妙不可言!”

“哦?你說來聽聽!”

“……”

進去以後才知道,那牆壁之上,懸掛著各類書法成品,字體龍飛鳳舞,各式各樣。屋中擺放著幾張小木桌,公子小姐十數人圍著那桌子,品著茗茶,談論著詩文,彆有一番韻味。

突然有一個白臉公子發現了剛進門的倆人,他拍了拍周邊幾人,陰陽怪氣地嘲諷道:“呦!大家快看是誰來了!”

說完他又故意做出仔細辨認地樣子,觀察一番後才恍然道:“原來是寧小姐啊!這裡可沒有樹爬哦!”

“哈哈……”

緊接著便是陣陣的哄笑聲傳來,經久不衰。寧霏雪臉色一變,憤然反駁道:“莫非這裡你們能來,我寧霏雪不能來?”

“寧小姐當然能來,令尊乃上郡太守,誰能攔得住您的大駕?這天上地下可不是隨便去?大家說是不是啊?”白臉公子仍然一臉戲謔,邊說邊環視眾人,似乎是在向他們尋求肯定。

果然,眾人紛紛回應道“是啊!是啊!”說完又是一陣嘲笑。

這白臉公子名叫張鈺,是鎮武候張武之孫。張武和大司馬梁雄倆人當年同時封侯,一人封為鎮遠候,一人封為鎮武候。隻是張武不喜歡在朝中為官,便選擇了遠離京都,來到上郡,否則這大司馬之位花落誰家還不一定。張鈺如此身世,自然也就不會畏懼寧霏雪。

寧霏雪俏臉鐵青,指著那張鈺憤怒道:“張鈺,你彆欺人太甚!”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