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許興(1 / 2)

笑雲天 陽春一晚 1358 字 4个月前

這張鈺倒還是有些才華!楚天遙心裡琢磨著,不過他自然不會放在心上。淡淡一笑後,他麵帶著一絲戲謔,緩緩說道:“一群凡夫俗子,玉竹管中窺豹,枉讀詩書!”

他果然沒有讓我失望!丁霏雪雙目異彩連連,美美地看著楚天遙,心中一抹未名的情愫悄然生出,就連她自己都未曾察覺。

“你這粗鄙賤民,竟敢取笑我等!我看你是找打!”

張鈺如何聽不出楚天遙對中的譏諷之意,他沒想到這看似卑賤的寧家下人,竟然能如此完美的接出下聯,字裡行間還儘帶著嘲笑,當即滿腹邪火,提起長袖就準備動手。其他那些紈絝子弟見狀,自然也是上前助陣。

楚天遙從小哪裡有過這般經曆,見人多欺壓過來,一時間也不知所措,隻是那抓著寧霏雪的手上不自覺地加大了力度。

寧霏雪感受到了手上傳來的力度,她看了看楚天遙,發現他一臉愁容,突然竟“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這樣的場麵,竟然還笑的出來?果真是心大!不僅是楚天遙,就連張鈺等人也是莫名奇妙。

“書呆子!我還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寧霏雪對著一臉茫然的楚天遙說完,一下子擋在了他的身前,朝著張鈺說道:“怎麼!比輸了文還想比一比武啊?不過也是,你這鎮武侯之孫若是想欺負人,誰能攔得住您的大駕?”

“你……”

沒想到又是被寧霏雪反唇相譏,張鈺更是氣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他將長袖一甩,彆過頭去,惡狠狠地說道:“粗鄙之人,本公子才不屑與你們計較!”

寧霏雪嘴角一撇,氣勢絲毫不讓,“哼!輸了還嘴硬!”

“我看你們是自討苦吃!”張鈺怒目圓睜,再也不能容忍,握著拳頭就要向倆人揮去。

“且慢!”

眾人聞聲止住了身形,沿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隻見一白袍長者從樓梯緩緩走下。長者袖袍飄飄,須發冉冉,一股文儒雅士之氣。

“見過許老!”

見這些紈絝子弟畢恭畢敬的樣子,楚天遙與寧霏雪也已然知道,想必這長者就是暢書苑之主了!

確實,此人就是暢書苑的主人許興。許興隻是許家一旁係族人,不過自小也是天賦頗為出眾,這才得到了家族額外的培養。雖然上郡地處邊關,地理位置沒有中原那麼優越,但好歹也是一郡之地。既然許興能在此主持許家工作,那麼也證實了他在許家還是有些許分量的。

許興對於剛才的事情經過全部都是看在眼裡,憑他這些年閱人無數的經曆,他也隱隱覺得這少年有些不凡,一時之間生起了好奇,這才下樓來一探究竟。

他並未理睬張鈺等人,而是自顧自地走到了楚天遙身前,和聲問道:“敢問這位小公子是何來曆?”

楚天遙也是以禮相待,拱手應道:“小子楚天遙,隻是太守府上一小小書童!”

“楚天遙?”許興眉頭緊皺,細細琢磨。寧遠山府上管家前些時日,為了那破石碑之事焦頭爛額,甚至還找到了自己,聽聞後麵被一少年補全,甚合寧遠山心意,貌似那少年就叫楚天遙。

原來如此!許興貫通始終,這才恍然大悟,眼下見識了楚天遙的風采,更是對他的身世來曆好奇不已,於是忍不住開口試探道:“小公子文采過人,怕是出身非凡吧?”

“小子家貧,自幼與母親相依為命,幸得寧大人收留,哪有什麼非凡之處!”楚天遙一臉單純,生怕被人誤會,便想也不想就和盤托出。

許興淡淡一笑,也不過多糾結,轉而說道:“不知小公子可有興趣成為我這暢書苑的座上之客?”

“許老,他一個卑賤下人,如何有資格與我等共處一室?”

“是啊許老!這小子出口粗鄙不堪,怎會入得了您的法眼?”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