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我就知道你來找我絕對沒好事兒(1 / 2)

“華夏時報記者吳凡在天通七號港口為您報道……天京時間淩晨三時三十分,在七號港的雜貨倉庫db201,工作人員發現一具中年男性的屍體,經相關人員鑒定,死者的身份是華夏著名高等學府的特聘教授陶宏關……”

電視裡的新聞畫麵多少有些走形――舊型號的機器故障率出奇得高,不幸的是聲音依然毫無失真地傳了出來,讓坐在我對麵的年輕男子渾身一顫。

“噗……”

一口夾著熱湯的泡麵被他噴在了桌上,接著便是輕微的咳嗽。

“你真惡心,跑到人家裡上吐下瀉,太不要臉了。”

我隨手從櫥櫃的紙卷中抽出一張紙,飛到他臉上。

那人一邊用衛生紙擦拭著汙漬,一邊問我:“果然是你乾的吧?”

我回頭看了看那台破舊的電視:“這廢柴能在華夏晚間新聞上露個臉,也算死得其所,越來越無聊的晚間新聞也總算有了看點,兩全其美嘛……所以無關緊要的事情你就彆關心了。”

“碰!”

猛烈的拳擊將桌上的麵碗震得湯汁飛濺,在我強烈厭惡的目光下,那人質問:“你知不知道天京市有多久沒發生過這樣的命案了?十七個月,十七個月啊!一座三千萬人口的超級都市,十七個月裡沒有人命案發生,這是何等了不起的成就啊!”

“是,是,人命公仆先生,您辛苦了。”

見我氣定神閒,那人也泄了氣:“和你說這些也是白費功夫。”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這是我的職業道德嘛……而且陶宏關那廢柴犯了眾怒,也算死有餘辜。風吟啊,這種人死在天京市,其實是你們的政績啊,拿去彙報給憤怒的網民,說不定還有純金獎章拿。”

風吟用極其幽怨的目光凝視我良久,終於讓我有了微不可察的一絲良心不安,他贏了……

作為超級大國之首府,天京市維持十七個月無命案的記錄堪稱前無古人,期間,坐在我麵前的這位年紀不過二十出頭的男人貢獻良多。而這項驚人的成就,也即將成為他平步青雲的巨大助力,此刻金身告破,風吟的失落可想而知。

在天京殺人非我本意,隻是先前接下了任務,任務目標卻滯留天京遲遲不動,我沒有那麼多閒工夫陪他,也隻好殺了了事。何況所謂十七個月無命案這種噱頭水分大得很,就算我不出手,早晚也有人戳破其中秘密,那時候天京公安局的麵子可就不那麼好看了。

不過和風吟解釋這些也沒用,明知道他在天京公安部門任職,還不遠千裡跑來犯下命案,我這不厚道的帽子是怎麼也摘不掉了。所以……剛才在我桌子上亂噴泡麵,亂撒湯汁的罪過,就一並抵消了?

“……算了,我又不可能抓你歸案,再和你計較也沒用,正好有件事想求你幫忙……”

我心下一驚,暗道不好。

以他此時的實力,一般麻煩的事是絕不會開口求助的。本來以我們兩人的交情,幫個忙也沒什麼大不了,但我來天京是為了度假,不是為了加班啊……

當初真不該一時衝動,為了幾十萬的賞金去取那廢柴狗頭,早知如此,該要價千萬才值得回來。

“事情其實也很簡單……”

上次風吟用這句話開頭,我不以為意,結果不得不隻身殺入一支精銳特種部隊駐守的臨時基地,更不防裡麵還有個變種人。

差點沒回來。

“你有沒聽說過天京文家?”

華夏有名的貴族世家,財富驚人,我停在地下車庫的浮空車就出自文家的產業,怎麼能沒聽說過?

我立刻來了興致:“是不是要我去製造些文家偷稅漏稅的證據?”

“……不是。”

“要我去文家豪宅竊取價值連城的古董首飾?”

“如果你看到有誰這麼做了,請務必通知我以便及時逮捕。”

“文家有誰犯下大罪,要我去收割狗頭?”

“你個殺人犯彆太囂張啊!”

“要不我幫你把文家的大宅子放火燒了吧……”

“給我住手!”

……

“既不殺人,也不放火,那你要我做什麼?”

“……你隻會做這些違法亂紀的事情嗎?”

“合法的事情你會拜托我嗎?”

華夏政府掌握的能人異士數不勝數,程序內的事情豈會要我出手?

風吟苦笑連連,繼而說道:“這次的事情並沒有什麼見不得光,隻是組裡實在沒有更合適人選了……”

“什麼事?”

風吟從上衣口袋裡取出一張立體照片:“給這個人當保鏢。”

照片上是一位清純俏麗的豆蔻少女,我瞥去一眼,問道:“你們組裡那麼多高手,找不出一個合適的保鏢人選?”

“高手雖多,適合作保鏢的卻少,本來我是最合適的人選,可是不久之後華夏首腦層要訪問自由聯盟,我得隨行護衛,脫不開身……”

我拿起照片細細打量,少女嫣然笑靨令人如沐春風,心中已微微鬆動。

举报本章错误( 免登录 )